免费发布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张家口资讯 / 张垣网事

张家口的百年激荡强国梦

编辑:张家口睿儿网络发表于:2013-04-26 09:15:45 32061 次阅读

今天,我们去张家口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情。

从北京出发,开车沿着八达岭高速,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路程,我们就到了过去的塞外名城张家口。若想坐火车,只需三个多小时即可。不过这时走的就不是京张铁路了,而是詹天佑当年规划却没有条件兴建的丰沙线。

现在我们无从得知,在京张铁路修成之前,从北京到张家口需要花费多少时间,只能从一些史料的只言片语中简单推测。

1900年,慈禧太后一行以逃命的速度从北京到鸡鸣驿用了四五天的时间,这段路的难走程度可见一斑。

当时老佛爷有銮驾可乘,有队伍护送,自是普通百姓不能比拟的。试想一个普通的百姓单靠骡马奔波于崇山峻岭之间,恐怕没有十天半月到不了张家口。

京张铁路通车后,北京到张家口需要多少时间呢?张家口老站的老职工刘旭东帮我做了一下推测。

1912年9月,孙中山视察张绥铁路时,北京到张家口往返用了3天时间。由于当时条件所限,铁路是没有夜间行车的。所以可以说基本一昼夜就可到达。

为什么中国人自己修建的第一条铁路要选择通往张家口呢?

这要从张家口的名字说起。刘旭东向我们介绍说,有这样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在国外,提张家口很多外国人不了解。但要提KALGAN却有不少知道。KALGAN在蒙古语中是进出的口子、大门的意思。这是因为当年的张家口,曾因一条与茶马古道齐名的“张库大道”(从张家口到库伦,再从库伦到俄罗斯的恰克图)而驰名中外,是中国北方对外贸易的重要大门。

早年张家口为屯兵之处,从明代开始,张家口的商贸开始兴盛,逐渐成为重要的通商口岸。张库大道上,常年有大量的驼队、马帮等运送货物。他们常常冒着恶劣的气候和匪患长途跋涉于张家口与库伦之间,运去中国内地的绸缎、布匹、茶叶、瓷器等物品,再从牧民那里换回马、骆驼、牛、羊、皮张及鹿茸、麝香等药材,从俄国人那里换回毛呢、水晶石、赤金、银器等。

张家口逐渐成为陆路大商埠,特别是牲畜和皮毛成为大宗。1860年,俄国商人开始在张家口出现。1884年,英、美、法等国商人纷纷进驻张家口。据统计,京张铁路修建前,张家口的牲畜交易量,占全国交易量的四分之三。

刘旭东说,根据他收集到的史料,在清朝时,张家口的商家就超过了1400家。而整个城市的人口至1937年也不过7万人。正是贸易活动的兴旺,才赋予了京张铁路开发的意义。

1945年8月,八路军解放张家口(刘振瑛 刘旭东供图)

而历史上,张家口更是兵家必争之地,双重意义下,修建一条直通京城的铁路自是无可争议的了。

有了京张铁路,才有了现代意义的张家口。

作为著名的京张铁路的终点站,张家口站今天在张家口的地位却有些名不副实。

虽然在张家口站工作了一辈子,但一路上负责为我们指路的刘旭东却也不时犯迷糊。因为现在张家口正在进行市政改造,到处都是修路的场面。“变化太快了,也许昨天还走的路,今天早上一出门就封路开修了。”刘旭东不无感慨地说。

最后我们几经曲折,在桥东区一片楼群中找到了这个京张铁路的终点站。狭小的广场,空荡荡的售票厅,似乎在诉说着张家口站今天的萧条。因为现在走张家口的车,大都停靠在了新建的张家口南站,这里每天只有几列慢车停靠。

安静的站台上,刘旭东如数家珍地向我们介绍着老站的建筑。京张铁路的车站,都是詹天佑亲手设计的,规制大体相同,只是根据大小分为了四等。其中张家口站是一等站,一共九间。如今老站的主体建筑大都还保存着,但像给机车加水的水鹤等附属设施都已经不见了。“你们来之前十天,詹天佑办公的地方刚被拆掉,”老人不无遗憾地说道。

由于地处闹市区,老站与周遭的发展日益不协调,拆除的声音越来越大,甚至有人把老站比喻成插在张家口市中心的一把尖刀。对此,刘旭东十分生气,他说:“要拆除老站的人根本不了解张家口的历史。如果没有京张铁路,没有张家口站,就不会有今天的张家口。”

过去张家口分为上下两堡,也就是今天的桥西和桥东两区。其中上堡是当时的市中心,“地宅人稠,购地不易”,下堡则比较荒凉。对此詹天佑本着节省工程经费的打算建议将车站修在下堡。

京张铁路建成后,正如詹天佑所想,商贸日盛。据统计,从1909年京张铁路正式运营,到1915年,短短7年间货运量增长了近3.3倍,客运量增加了1.2倍。

随着贸易的兴盛,有更多的外来人口在铁路附近定居,一时间商埠林立,奠定了今天张家口的基本格局。即使到今天,桥东区的张家口人说普通话的居多,而桥西区的还有很多人操着方言。

刘旭东老人说,京张铁路对张家口人来说,是一种情结。老站虽然是京张铁路的终点,但对现代张家口来说,却是个起点,我们不能忘怀。

随着国际国内形势的风云突变,1924年外蒙古宣布独立,1929年国民政府与苏联断交,蒙古也关闭了所有的中国商号,张库大道被迫中断,繁荣近四个世纪的张库大道逐渐衰落。

在刘旭东看来,京张铁路的意义不仅在于曾经繁荣了张库大道,还奠定了今天中国西北铁路网的基础。没有京张铁路,也就没有了后来的京绥、京包铁路。

刘旭东说,虽然京张铁路带给张家口的商贸的繁荣暂告段落,但它给张家口人生活上带来的变化却一直没有止步。对于你们这些从北京过来的,我们过去叫关南人。由于京张铁路,许多关南人的生活习俗都带进了张家口。

过去张家口人不吃鱼,有了京张铁路,外来的人多了,大家才开始吃鱼。那时候头一天北京、天津的鱼,第二天就能在张家口人的餐桌上见到。

在娱乐上,中国的各大曲艺品种都在张家口落了户。在离老站不远,有一条和京张铁路同时代的老街叫怡安街。当时街上最著名的戏园子是庆丰戏院,京剧的四大名旦中的尚小云、荀慧生,四大须生中的马连良、谭富英,以及唱评剧的赵丽蓉、赵艳蓉姐妹,花淑兰、鲜灵霞等都在这里演出过。相声大师侯宝林、艺术家郭兰英等也都到过庆丰戏院演出。

如今,这条老街也面临着拆除的命运。不过由于民间要求保护的呼声越来越高,拆除迟迟未能进行。我们发现,在老街墙上原有的“拆”字前面,有人悄悄地加上了个“不”字。拆还是不拆?真是一个需要好好思考的问题。

据报道,今年10月2日,一条新京张城际铁路即将开工。

京张铁路通车100年之后,张家口又将有一个值得期待的新起点。

网站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