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张家口资讯 / 张垣头条

坝上的咸菜疙瘩让人爱

编辑:张家口睿儿网络发表于:2019-11-28 10:08:10 36 次阅读

我所写的咸菜,是指家乡的咸菜,不是东北的酸菜,也不是西南云贵川的泡菜。我的家乡在坝上,我所说的咸菜,独一无二。


现代社会,讲究养生,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控油少盐勤加锻炼。咸菜嘛,首要的特征肯定就是“咸”,这与现代养生的观念是冲突的,所以,很多人选择不吃,说是吃多了对肾不好。再者,现在的生活好了,一年四季换着花样儿吃都不带重的,咸菜也就失去了上桌的必要性,人们没空儿吃了。于是,咸菜,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我所描述的,也多是儿时的情形和味道了。

1.jpg

仲秋时节,天气渐凉,大田都已入仓,只剩些甜菜、萝卜啥的,也很快被起出来,该卖的卖,该储的储,卖了的变现,储了的喂猪,捎带给人留点冬食。萝卜和芥菜疙瘩就是做咸菜的主要食材,芥菜好种,也好活,萝卜珍贵些,尤其是少有的红萝卜,还有一样,比红萝卜更珍贵,那就是圆白菜,老家地旱,又无机井,种不得那玩意儿,只好买,或者换。就这几天,趁着人们手里有粮有钱,外村的拖拉机,载着满满当当的圆白菜,赶集似的来了,一般起初来的都贵,但质量上乘,人们也习惯了观望,贩子喊上几嗓子,哑了。再过几天,便宜了,人们也等不起的时候,开始囤积,用化肥编织袋装,摁瓷实了再让男人往家里扛,噗通往那里一放,剩下就是女人们的事了。

2.jpg

坝上的好女人,就像咸菜里点缀的红辣椒,精致!能在咸菜里放红辣椒的都是精致人家,这辣椒要么是女人专门儿买的,要么就是女人在小园子里劳苦了一夏的成果,倍儿红倍儿辣倍儿好看。




有了这几样东西,加上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一缸咸菜就开始静静地待在那里,男人撒手不管,女人时常搅搅,剩下的都交给时间。

 


我总觉得,岁月静好,就是在家里猫咪卧着的地方,还有那个硕大的咸菜缸。

3.jpg

淘气的孩子最早尝鲜,偷偷撩起盖布,霎时间被没发到的咸菜混合味儿熏了个肚朝天,连串的喷嚏打完后,才能用筷子插出来一个,就那样啃上两口,也尝不出个啥味儿来,撒腿往外跑,回归玩耍队伍,一怀撞到母亲,还大嚷着:妈,咸菜还不行的了啊!母亲立刻回一句:不行么你吃了!




再过些时日,就腌好了,这时家里的女人会像宣布一件大事一样和家人说:咸菜能吃了啊!




从那天起,无论一日几餐,无论席面多大,无论家口多少,咸菜都是 “头道菜”。女人杆完了面条,孩子正烧火煮,空档里,切了一碗咸菜,女人一边切,男人旁边边看边龇牙,不时来上一句:啊呀,好酸爷牙叉骨!女人不禁莞尔。不时,面好了,一家人围坐一炕,一筷子面溜溜入喉,一筷子咸菜嚓嚓进嘴,面汤点子四溅,完了男人重重地打了个饱嗝儿,又不忘拿起筷子,再来口咸菜,最后还得把“鸡不调”了的咸菜碗再拾掇拾掇,女人才端下去。

4.jpg

冬日天寒,家家户户常焖一锅山药蛋喂猪,女人挑几个好的放在最上头,盼着焖熟了开花儿,端给男人孩子吃,此时也没别的,就一盆山药蛋,一碗咸菜,也不知道是谁就着谁吃,反正没这碗咸菜,有再好吃的山药蛋也不成体统,最后,山药蛋吃不了几个,咸菜倒是吃了一碗。




那家男人好喝酒,酒不贵,菜无五味,咸菜就算一味,着急上火的时候,一杯酒,一棵葱,一盘咸菜,走心点儿的女人会等卖杂货的来给男人估上三两花生米,这菜就算齐了,男人喝得美,似高不高的时候夸女人淹咸菜的手艺好,一边夸,一边啧啧,又龇牙,又搓牙叉骨。




开了春儿,最是耍手艺的时候,有的女人手艺差点,天一暖,咸菜缸里臭了,没办法,捞出来扔了,无论扔哪儿,溜达的猪都能找到,一边哼哼,一边享用,要是再来一个,还得满心欢喜地打一架,扯个耳朵啥的。

5.jpg

手艺好的,心细的,勤快的,开春儿还能接着吃,没了的那家就干脆端个空盆来,请上一盆,吃上几天,再过几天,去别人家请,街上,两个女人碰见了,还说:你咋不去阿们家捞咸菜咯?




日子一天一天,岁月一年一年,等再到了秋天,有一个轮回,不经意间,都长了一岁。




食材也可能变了,味儿却没变,年下在外打工的男人回来了,卸下行李,抱起孩子,搂着女人,讲着外面的故事,偶尔来一句:他妈的,工地上的饭真难吃,连点咸菜也没有!


原文地址:http://www.zjkdh.com/News/202002/New1744775.html(张家口导航)

网站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