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张家口资讯 / 张垣网事

一件琐事引起的血案 张家口女子挥200刀残杀丈夫

编辑:张家口睿儿网络发表于:2012-08-15 14:29:13 39189 次阅读

被害人家属已向河北省高院提出申诉

作者:王勇 北京市中淇律师事务所律师

作案杀人用的九把刀

【案情简介】:

马小丽与被害人宋琛是夫妻关系,婚后夫妻感情不和。2010年8月16日晚,两人因琐事发生争吵,马小丽心存不满,便预谋杀死被害人。8月17日凌晨,马小丽共准备好了两把菜刀,七把尖刀,共九把凶器放在其卧室内。凌晨5时许,马小丽趁被害人熟睡之际,先后将准备好的菜刀、尖刀砍击、捅刺被害人的脸部、头部、颈部、背部,胸腔、四肢等身体部位近两百刀,并残忍的将被害人的生殖器割下,将包皮、阴茎分离开来割下,将睾丸割下,然后,将割下的生殖器又塞回了被害人的内裤中,将被害人残忍的杀死,其中,由于砍击时造成菜刀上有血粘滑,被告人还多次跑到卧室更换事前准备好备用的其他凶器再次返回,继续对坐在卫生间门地上呻吟的被害人疯狂砍杀、刺击,被害人一只手捂头、另一条手臂抱住马小丽的大腿,马小丽仍不罢手,继续疯狂砍刺,其中还朝脖子猛刺几刀,刺在后背胸腔里的刀子折断在被害人背部胸腔内,被害人被砍、刺约200余刀,血肉模糊、现场血肉横飞、到处是鲜血、肉屑和断指等,嘴里只剩下一两颗牙齿,面部被砍烂无法辨认,场面十分血腥令人惨不忍睹,被害人当场被杀死在案发现场。

残忍的杀死了被害人后,马小丽毁灭了现场证据,将很多处血痕进行了擦拭,并将现场指纹进行了擦拭,同时将凶器上所有的指纹全部进行了擦拭,以至于现场提取时只提取到了门把手上马小丽的两枚指纹,其他的地方包括凶器上均无指纹。然后,马小丽在卫生间里洗澡、换下了作案时的血衣,从容的睡了一会,恢复了体力,马小丽又拿出纸来书写了“遗书”,并在电脑上为其多名亲人、朋友QQ留言,给他的堂哥马小燕打电话,告诉杀人的事儿,并指示她表哥赶紧将家里的存款转移,马小燕劝他自首。期间,有人敲门,马小丽没出声、不开门。马小丽在杀人过程中手部多处被刀子割伤受伤,还喝了止疼药止疼,事后,做虚假供述称自己想服毒自杀。处理完这一切之后,马小丽向警方投案。

河北省张家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二0一一年六月十日做出(2011)张刑初字第29号刑事判决书,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马小丽死刑缓期二年执行,马小丽不服提出上诉,张家口市人民检察院也以本案特别恶劣及一审量刑畸轻为由提出抗诉,后来在二审中,河北省检察院撤回了抗诉,河北省高级人民检察院做出了上述二审裁定,维持原判,申诉人对二审终审裁定不服,依法提出申诉,2012年7月25日,河北省高院受理了申诉人的再审申请,目前,已进入再审申请审查的复查程序。

刑 事 申 诉 状

申诉人:宋秀山(被害人宋琛之父),男,19**年**月**日出生,汉族,退休教师,住河北省张家口市张北县*******

申诉人:黄玉美(被害人宋琛之母),女,19**年*月**日出生,汉族,农民,住河北省张家口市张北县*******

申诉人:宋俊红(被害人宋琛之姐),女,19**年*月*日出生,汉族,个体,住河北省张家口市张北县**********

电话:137********

以上申诉人共同委托代理人:王勇,北京市中淇律师事务所律师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路小庄六号中国第一商城A座32E北京市中淇律师事务所

邮编:100026

电话:13466508385

被申诉人:马小丽(原审一审被告人、二审上诉人),女,1986年*月**日出生于河北省康保县,汉族,初中文化,无业,户籍所在地康保县满德堂乡******,捕前住张北县张北镇******。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现羁押在石家庄河北省女子监狱服刑。

申诉人因对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0一一年十二月八日做出的(2011)冀刑四终字第132号刑事裁定书不服,特提出申诉如下:

申诉请求

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启动对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0一一年十二月八日做出的(2011)冀刑四终字第132号刑事裁定书(以下简称二审裁定)的再审程序,再审改判撤销二审裁定,改判被申诉人马小丽死刑。

事实与理由

被申诉人马小丽与被害人宋琛是夫妻关系,婚后夫妻感情不和。2010年8月16日晚,两人因琐事发生争吵,马小丽心存不满,便预谋杀死被害人。8月17日凌晨,马小丽共准备好了两把菜刀,七把尖刀,共九把凶器放在其卧室内。凌晨5时许,马小丽趁被害人熟睡之际,先后将准备好的菜刀、尖刀砍击、捅刺被害人的脸部、头部、颈部、背部,胸腔、四肢等身体部位近两百刀,并残忍的将被害人的生殖器割下,将包皮、阴茎分离开来割下,将睾丸割下,然后,将割下的生殖器又塞回了被害人的内裤中,将被害人残忍的杀死,其中,由于砍击时造成菜刀上有血粘滑,被告人还多次跑到卧室更换事前准备好备用的其他凶器再次返回,继续对坐在卫生间门地上呻吟的被害人疯狂砍杀、刺击,被害人一只手捂头、另一条手臂抱住马小丽的大腿,马小丽仍不罢手,继续疯狂砍刺,其中还朝脖子猛刺几刀,刺在后背胸腔里的刀子折断在被害人背部胸腔内,被害人被砍、刺约200余刀,血肉模糊、现场血肉横飞、到处是鲜血、肉屑和断指等,嘴里只剩下一两颗牙齿,面部被砍烂无法辨认,场面十分血腥令人惨不忍睹,被害人当场被杀死在案发现场。

残忍的杀死了被害人后,马小丽毁灭了现场证据,将很多处血痕进行了擦拭,并将现场指纹进行了擦拭,同时将凶器上所有的指纹全部进行了擦拭,以至于现场提取时只提取到了门把手上马小丽的两枚指纹,其他的地方包括凶器上均无指纹。然后,马小丽在卫生间里洗澡、换下了作案时的血衣,从容的睡了一会,恢复了体力,马小丽又拿出纸来书写了“遗书”,并在电脑上为其多名亲人、朋友QQ留言,给他的堂哥马小燕打电话,告诉杀人的事儿,并指示她表哥赶紧将家里的存款转移,马小燕劝他自首。期间,有人敲门,马小丽没出声、不开门。马小丽在杀人过程中手部多处被刀子割伤受伤,还喝了止疼药止疼,事后,做虚假供述称自己想服毒自杀。处理完这一切之后,马小丽向警方投案。

河北省张家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二0一一年六月十日做出(2011)张刑初字第29号刑事判决书,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马小丽死刑缓期二年执行,马小丽不服提出上诉,张家口市人民检察院也以本案特别恶劣及一审量刑畸轻为由提出抗诉,后来在二审中,河北省检察院撤回了抗诉,河北省高级人民检察院做出了上述二审裁定,维持原判,申诉人对二审终审裁定不服,依法提出申诉,应启动再审程序依法再审,并再审改判马小丽死刑,具体事实与理由分述如下:

一、原审二审裁定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应予再审

1、原审二审裁定维持原审一审判决认定的马小丽于案发当日9点02分投案后,10点02分开始做第一份笔录,但是,在其通话记录中显示当日12时40分在接受公安机关讯问期间,其手机上有两个通话记录,其中,一个是天津的手机号打过来的,一个是给石家庄的手机号打出去的,通话时长均为22秒,那么,这两个号码的机主是谁?侦查机关应当查明,以排除共同作案的可能,但是,尽管对此检察机关提出了补充侦查的要求,公安机关仍未对这两名机主进行调查,而只是出具了一份《关于补充侦查提纲第十九项的情况说明》(见证据卷第58页),解释马小丽供述对此没有印象,且称投案后手机就交到公安局,说明中分析“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可能是手机受挤压拨出号码或者号码打入接通所致”,使用的是自己的主观猜测,根本没有对两名机主的情况去核实、去排查,没有排除由他人参与共同作案的可能性,因此,原审一审判决、原审二审裁定对此未查明的事实做出认定,属于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2、案卷材料显示,作案前马小丽共准备了两把菜刀,七把尖刀(包括杀猪刀、杀羊刀、西瓜刀、水果刀、甩刀等)共计九把凶器,而原审二审裁定却认定维持了原审一审判决认定的七把凶器,属于认定事实不清。

虽然,供述中马小丽辩称有两把另外的用途“也是想着用来自杀的”,但是,从案中其具体表现来讲,就把均作为已使用的凶器和备用的凶器了,事后,也根本没有任何用刀自杀的行为,因此,其根本无法分开用途,仅凭马小丽单方口供孤证,就把其中的两把刀说成不是本案作案的凶器,显然是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3、现场勘验检查笔录证实,案发后,案发现场存在大量的擦拭痕迹,很多血迹被擦拭过,现场也被清理过,证据中没有对马小丽讯问其为什么要毁灭现场证据?是什么动机?一审没查明其擦拭现场血迹的动机,不能排除是否存在他人合伙作案的可能性,因此,属于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4、卷宗证据显示所有作案凶器及备用凶器共计九把,均未能提取出指纹,这说明,案发后,马小丽对凶器物证擦拭过了,毁灭了证据,其毁灭指纹证据的动机是什么?所有讯问笔录中均未涉及,原审一审判决、原审二审裁定未对此重要事实予以查实,属于明显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能排除有存在他人共同作案的可能性。

5、证据卷第一卷第42页,证人证实“凌晨大约4点多钟,我听着宋琛夫妻俩在吵架,两人互相骂,当时吵得挺厉害,开始我听着宋琛发出‘哎呀’的声音,喊的声音挺大,还不断地喊他妻子的名字,大概吵了20多分钟,后边就没动静了,后来听着宋琛家有人出来了,具体是谁出来我不知道,之后我就睡觉了。”

对于案发后,宋琛家里有人出来这一重要情节,马

网站链接